| 首页 | 家园 | 望京团 | 论坛 | 圈子 | 房产 | 招聘 | 二手 | 黄页
首 页 >>
理论与实践 >> 王镛先生谈书与画的关系
王镛先生谈书与画的关系

 

王镛先生谈书与画的关系

 

王镛 别署凸斋、鼎楼主人等。一九四八年三月生于北京,山西太原人。一九七九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李可染、梁树年教授研究生,攻山水画和书法篆刻专业,得到叶浅予、梁树年等先生的指导,一九八一年在研究生毕业展中获叶浅予奖金一等奖并留校执教。先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书法研究室主任、中国画学院学科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长、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文化部优秀专家,文化部全国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李可染画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院名誉院长,《东方艺术·书法》杂志主编。

 

王镛先生谈书与画的关系

中国书法院每学期安排两周的山水画临摹课,这个做法基本上是与央美的教学安排是一样的。书画印三者之间是相得益彰、相互促进的,书画印兼修是我们传统艺术中的一个优良传统,也是在很长的历史中证明的很有意义的一种传统,不像西方学科的分法,分得很细,我们向来是把它们看成一个整体的,这样才能相互借鉴、相互促进,学书法的人也应该学学中国画、印,不能简单的认为多学一样就耽误时间,这个帐不能这么算,以为学了一样就能专心致志、目不旁视了,就能不断进步了,恰恰相反,单学一科的人,最终肯定没兼修的人步子迈得大,没人家水平高,这是历史证明的。

在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中,除了中国画外,一个独特的现象就是还有书法艺术,书和画关系非常密切,首先它们使用的工具、材料是一致的、相同的,这还不足以说明,最重要的是书法和国画有共同的审美标准,这是书和画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中国画紧紧捆绑在书法上,书法也与国画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国画与书法审美的基点建立在哪呢?不是在如何刻划对象上,不是如何写一个字、如何画一个山头、一个人,审美标准的相同是在艺术表现的语言上,中国画与书法都是通过圆锥形的毛笔在纸面上表现点线,以此为主要的造型手段,这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不是依赖在对象上。西方传统写实绘画强调描绘对象的真实、准确,完全是从客观对象出发,而中国画的价值不在这儿,中国画一开始就没往写实上走,没有说谁画得象才高明,是往写意的方向走了,画一条鱼并不一定象某种鱼,而是具有鱼的总体特征,知道是鱼,人们不会过多追究那是什么鱼,画树林点很多点,也没人去追究那是什么树。

写意,意是主观的,把主观与客观放在了基本同等的地位。中国画追求的是笔墨,笔墨从字面理解就是一种工具――毛笔、墨汁、墨块,其实后来笔墨二字的内涵发生了很重要的变化,越来越延伸、越来越丰富,把笔墨解释成是用笔用墨的方法,这还不准确,它更深刻的含义是通过用笔用墨所传达出来的作者的情感和意识,通过笔墨所表现出来的点线(西方叫笔触)有没有审美价值,有没有跟别人不同的地方,到底美在哪里,追究的是这个问题,并不是某些外行所说的用笔用墨的方法,或者是执笔的方法等。可见在这一点上,中国画和书法就有着完全一致的追求。我们写了一撇一捺重要的不是追究它是不是一个“人”字,而是你写的这个“人”字的点线寄托了多少你的情感、你对形式的认识深度,你的表现能力,对审美的认识、理解、心境,即古人说的神韵,这些东西是重要的,从这些方面来说,书画不仅是同源,它们最深刻的表现手法和我们对笔墨的审美追求都是一致的,这是书与画很重要的一个关系。

有一定书法基础学画有优势,通过学习书法对毛笔的把握、对点线的表现有了一定能力,学画可少走很多弯路,央美书法专业的同学国画课也不多,但通过两三年的时间,进步就很明显。专门的国画教学有一定缺陷,虽然也重视书法,但由于大环境影响、认识水平等原因,大都不愿在书法上下功夫,到后来再补课就更难了。当代搞画的书法基础整体都比较薄弱,这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现代很多人中国画画不好,我觉得主要是用笔不好,一着急就把圆锥形的、表现力很丰富的毛笔当刷子用,觉得只要涂出一个形、画出效果就行了。当代的美术教学体制基本是西方的,考国画也考素描、色彩,不考大家用毛笔的能力,这就导致学画的用笔能力弱,自己不行、不理解就说用笔不重要,这样的后果很严重。大家有书法基础再来学画就有优势,吴昌碩、金冬心等很晚才学画,但一画就不得了。

书与画是相辅相承的、审美是一致的,只不过书法是借助汉字表达对美的理解,画是借助一块石头什么的,这么一转换,就能明白它们在根本上是相通的。学书法一般要从局部入手,字不能写错,从一点一划开始,往往容易对整体关注不够,而学画的人对形式、造型、整体很关注、很敏感,篆刻中对线条的位置、角度、长度等处理都非常细致,这些都值得搞书法的学习。

古人从舞剑、夏云中都能悟出书法之道,与书法关系很近的国画、篆刻更应该关注。古人常说能书者善画、能画者善书,古代一些开宗立派的书法家的画都很厉害,有记载说王羲之善画,我曾看到傅山的画觉得非常好,意境特别奇,张瑞图、王铎等的画也非常好。

早期书法比画更重要。文字是传播思想、知识的工具,是人际交流必不可少的,古代无论统治阶级或平民百姓肯定都重视文字,书法与文字捆绑在一切,地位也跟着提高了。书法能够传达圣贤的思想,是一个人的脸面,是必备的,而画不是必备的。书法比画成熟得早,书法理论在汉代已经很成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书体也趋于成熟,但画在汉代还很幼稚,理论也不成熟,跟书法没法比,可以说书法是画的老师。

从明清开始,书与画的整体形势发生了变化。书法除了清代有一次大的变革,千百年来的审美基本就一个标准。书法与实用捆绑在一起,太独特、有封闭性,独特则孤立,孤立则无援手,书法不易与其他艺术门类融通,没法与外交流,这就导致书法容易封闭、保守、僵化。明清以来,中国画则受外来艺术冲击比较大,横向交流比较多,促进了画的发展,中国画的手法在不断丰富、完善,现在可以说书法已经不是画的老师,反过来搞书法的应学点画,低到技术,高到审美,能给人以启发,找到书法发展的一些新出路。

(尚艺书院根据王镛先生中国书法院授课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