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家园 | 望京团 | 论坛 | 圈子 | 房产 | 招聘 | 二手 | 黄页
首 页 >>
理论与实践 >> 书画可以玩吗?
书画可以玩吗?

书画可以玩吗?

朱涛

刘俊京属于我喜欢的书法家类型,注重传统,行笔厚重,没有那种现代书法的古怪造型和舞墨的技法,老老实实地写字。让人看着实实在在,如乡下的一股清新之风,非常难得。

看着刘俊京一幅一幅作品的款识中,我看到一个规律,其落款大多是勉、写、一抹、随笔、温故、玩墨、写记、学记、学写、信笔、匆笔等,“玩”是不是就是刘俊京一种对书法的态度。

书法真可以玩吗?以前人家说我的书法如何如何,我通常会说我只是玩玩而已,不是专业的书法家。而刘俊京却不然,他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的学生,其作品在中国文联“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中国书协举办的八届国展、九届国展。第四届正书展、第八届国际书法交流展,中国书法家五百强展,第十五届中日自作诗书法展等,并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华养生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禅佛书画院副院长等职务,应该是一个大书法家了。可你认真的看看刘俊京的书画作品,那种把玩的心态就在其间。

书法可以玩什么?

在辞海里,“玩”字有5个注释,一是玩耍、戏弄;二是欣赏、玩赏;三是玩赏的东西,如古玩;四是研习,如玩辞;五是忽视,轻慢。由此说来,“玩”字内涵非常丰富,许多正面的或反面的事都可以与“玩”联系起来。书画行业有许多玩法,书画家们叫“玩墨”,收藏家叫“古玩”,古时就有玩物丧志之说,我却认为物玩得好,是可以增志的。

中国书法是一个老少皆宜的玩艺,玩得佳的是艺术家,玩得好的可陶冶情操,玩得勤的可锻练身心。从经济成本上说,玩书法远比玩马术、玩高尔夫便宜得多,比玩麻将,玩输赢少了许多麻烦。从风险上说,玩权术易栽跟头,玩股票易被套牢,而玩书法轻松愉快,成本低,风险小,老少皆宜.

书法可以玩什么?刘俊京的书法实践告诉我们,书法可以玩兴趣。刘俊京对书法有着深厚的兴趣,做什么事他都喜欢用书法去表现,时下流行养生学,他把书法融入养生之中。提出了“养生书法”的理念,让人眼前为之一亮。在刘俊京眼里,书法可以传播养生,也可以实践养生。我经常在公园看到以书法锻练的人,他们在地上写得又快又好,纯正的楷书、隶书,还有草书。有些人觉得笔太小不给力,还自制了几十公斤的笔,拖着一个大桶的水,从山上写到山下,水写在水泥地上,很快就蒸发了,但他们却能从中享受到无穷乐趣。

书法可以玩情趣。书法原本是文人宣泄情绪的一种载体,一种方式。书画怡人,陶冶情操,或警世自勉,或寄托情怀,兴之所至,即兴挥毫,痛快淋漓,不为钱、不为名,只为表达心情。这种玩里透着一份真情,像王羲之的《兰亭序集》,把酒言欢之中也有一分哀愁;颜真卿的《祭姪儿稿》悲愤之情流露于笔下;苏东坡的《寒食帖》,通篇也是怀才不遇的感慨。刘俊京的书画情趣很浓,或信笔挥毫,或乘兴一抹,或兴致玩墨,艺术与把玩间得以展示,情趣在笔墨间得以流露。

书法可以玩学养。中国书法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有许多值得总结和学习的。俊京一直在倡导,“作为书法爱好者、书法家要沉下来,戒除焦躁,博学博修,才能不断提高文化修养,才能使自己的艺术作品丰富。”刘俊京是个医生,从事医疗工作十余年,对中医理论和实践,都有不俗的研究,尤其对中医养生颇有成就,创立出养生书法,他的一系列的养生书画作品,给人们带来的不只是精神上的文化熏陶,还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养生知识。

时下人心浮燥,艺术圈中人也各有所玩,玩名利的有之,争名遂利;玩技巧的有之,舞笔弄墨;玩骗术的有之,弄虚作假。书法谁都可以玩,但不管你怎么玩,书法还是书法,它不会因为你的“玩”法而改变书法自身的运动。书法博大精深,人们的任何“玩法”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

书法是高雅的,“玩书法”也应该像刘俊京一样“玩”得高雅。

书法要怎么玩?

玩也是一门学问,在刘俊京的作品中,我们看不到那种超大的作品,没有时下流行的拼、染、搭,却能够把中医的望、闻、问、切融进书法,别具一番味道,原来书法也可以这样玩。

玩书法要能放。中国书法浩如烟海,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让学习者传承的压力好大好大。中国哲学有一个说法,有所失就有所得,学会放下才能成功。刘俊京是一个有定力的男人,为了书法他能够他放下了名利,不去刻意地炫耀自己书艺,把日常点滴的所思所想都融入书法;他放下了应酬,潜心读书,研修绘画、篆刻、戏曲、音乐、舞蹈、诗词,把一分博学融入书法;他放下了急燥,从《弘一大师年谱与遗墨》入手研究佛家禅意书法的奥秘,把一分宁静融入书法。

玩书法要能迷。对艺术,首先是要入迷。入迷才会有兴趣、有动力,才能钻得进去。对艺术入迷,就自然会去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学习、研究艺术,继而才有能力发展艺术。刘俊京对书法是入迷的,对养生也是入迷的,可一心不能二用,他干脆把书法和养生揉合在一起,创立了养生书法,没有一股迷劲是做不到的。其次,要沉迷。没有什么能够像艺术一样充满着魅力,刘俊京和所有沉迷于艺术的人一样,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沉迷于纸笔墨砚,点横撇捺,沉迷于花鸟山水之间,享受了寂寞,也享受了快乐。第三,要痴迷。对艺术的痴迷是一种境界,只有那种把艺术已经作为自己生命的一个部分的人才可能达到疾迷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刘俊京是欢乐的,欢乐到一种痴迷的程度。欢乐到一种痴迷的程度就已经和艺术融为一体了。

玩书法要能收。书法是丰富的,正草篆隶各有风采,刘俊京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他广种博收,他善于从古人中吸取营养,其书涉及正、草、篆、隶各种书体,无所不精。

其楷书传承北魏经典,厚重中不失灵巧,清纯典雅,行笔从容,有一种古朴的味道。楷书启功绝句,行笔厚实,收放有如,其来、如等字,很有禅意书法的味道,翰、一、手、心等字的收与来、墨、如、八等字的放相互协调,互为补充。楷书胸有波澜诗,行笔率性随意,融楷隶为一体,沉稳大方。楷书清包世臣论书绝句,以造像书体入书,但打破了造像书体的平稳,揉合了爨宝子的随意,有几分拙趣。小楷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结体紧凑,字型偏扁,揉合了楷书和隶书的笔法,舒展大方,相互穿插,辅之以标点,浑然一体。

其隶书吸收了金农、伊秉瘦和汉简的笔法,结构变化丰富,将隶书的藏头护尾收于笔端,尽情挥洒。隶书唐五绝两首,深得清伊秉瘦的韵味,横平竖直,撇曲捺展,如舞如诗。隶书蔡雄七绝诗,以金农的隶书书这,把厚重与巧拙结合起来,繁收简放,相得宜彰。那撇时而紧凑,很有力的撇出,像一个逗号,时而细细地撇出,像一个飘舞的长袖。其作品心经,充分展示了其书法的功底,正草篆隶,各有风采,隶书心经,有的是融入了汉简的笔法,有的是金农的味道,有的是伊秉瘦的风格,多姿多彩。

其行书作品,端严中巧寓变化,收敛多于舒扬,含蓄多于直张,不激不厉,顾盼有情,洋溢着文质彬彬、潇洒自如的君子之风。行书启功论收绝句,用笔厚实,轻重相间,挥洒有度,其书整体上偏楷,以楷书笔法写行书,以行书笔法写草书,行中带草,收放自如。行书舍南舍北诗,书写流畅,信笔而书,用笔厚重,有沙孟海的味道。

  

书法要玩到什么境界?

冯景元有篇小文,叫《玩》,说“玩是初界,也是大界。”画家林风眠在上海介绍自己的时候,诙谐地说自己是弄点颜色玩玩的人,还说自己是好色之徒。大画家林风眠举重若轻,很谦虚地说自己弄点颜色玩玩,这一玩就成了中国整个二十世纪美术界的精神领袖。弄点颜色玩玩,说是玩其实已经超脱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玩要玩得有境界,刘俊京玩出了境界。刘俊京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虽说是玩,你看他玩墨信笔的时候,却透着十分的认真,他把“敬、净、静”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

玩不可不敬。刘俊京把“敬”作为书学实践的第一个境界。敬古、敬师、敬人,刘俊京以古为敬,以古为师,上溯魏晋,下追宋明,吸取魏晋的古朴,宋明的气韵。他以师为敬,遵师训,承师业,以严谨、整肃、规范的态度治学,表现其对书学的“恭敬”与虔诚。他以人为敬,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虽然他总是以玩墨、信笔自称,其书却公正端庄,尽显儒雅之气。

玩不可不净。“净”是刘俊京的书学实践的第二个境界。纯净、洁净、干净,他崇尚“净”,他作书就像行医,必洁其手、磨其墨、摘其纸,起笔收笔,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滴滴哒哒的。表面上看是干净,却映射出他心底里的纯净,洁净,心无杂念,笔则净。

玩不可不静。“静”是刘俊京的书学实践的第三个境界。静心、静气、静宁,静的本意是不争,不争则能知足常乐。其书不浮燥,用墨干净,墨色亮丽,字与字之间相互穿插,每个字每个笔画都安安静静地,一切顺其自然,不争不挤,很有章法。其书大都是与其养生治病的相关知识,透着一分灵性,不争名贪利,顺其自然,就像中医里说的,静居则安。宁静可以致远,“静”把刘俊京书法引入了一种悠远的境界。

冯景元说:“人生走过后,血过,泪过,名过,利过,沧桑过,荣辱过,沉浮过,进入一种境地、一种诠释、一种了知、抑或也是一种彻悟。”刘俊京就是这样